屆臨今年的春節時,原來是開心喜氣洋洋地準備好好享受,也特地採購了台 HTPC,準備好好看影片與玩遊戲。但是從除夕那天起,卻是發生了兩件讓人相當難過的事件,使得今年完全沒有過年的氣氛。

先是除夕那天近傍晚時分,我們家姥姥窮極無聊,還從5F上來洗衣服;我告訴她已經是除夕了,請回去好好準備團聚吃年夜飯吧,未了提醒她注意下廚房通到後陽台的門窗請關好。結果我們姥姥一直嘮叨,叫我不做事就閉嘴。

沒想到才不到五分鐘,突然一串鞭炮聲 (放鞭炮的人真該死,都還只是白天就隨意放鞭炮),嚇得我家的鳥寶們亂竄,而且 小P 與 Nico 突然從房間飛竄到客廳,再更不幸地竟是 Nico 飛到廚房從門縫處鑽出到後陽台飛出去了!

整個過程非常快速,可以說根本反應不及,而我才告誡了我們姥姥要關好門的,但是她竟然這麼大意粗心。當下我整個心都沉下來了,趕緊到後陽台呼喚著 Nico 的名字,卻是早已看不見蹤影了。

Nico 是我家妹妹最鍾愛的鳥寶寶,妹妹常讚嘆著天下竟然有這麼漂亮的虎皮鸚鵡,與牠的眼神交會,常會有觸電的那般感覺。當然我也甚為喜愛 Nico,尤其才去年底另外一隻母寶妹依意外走後,Nico 已僅是唯一剩下的母寶寶了 (另外兩隻虎皮 小P與小雪 是公的;粉圓是玄鳳)。

從陽台呼喚沒有 Nico 任何蹤跡,我趕緊到樓下一條巷子一條巷子的呼喊,路過的人還投以異樣的眼光,但我哪有心情在意這些事?!天色卻是暗下來了,我又回到樓上拿了個手電筒,繼續巷弄內鑽著尋喚 Nico,就這樣來回走了兩個來小時。

最後我真的只好放棄,回家後又馬上印了10來張的尋鳥啟事,再到樓下甚至馬路對面國宅處的電線杆與布告欄等貼上,特別還寫著若有尋獲者,將以致贈三千元。

那一個除夕夜晚上,就這樣我也沒有心情團聚吃著年夜飯;甚而到現在我還很難以釋懷也有自責,為什麼就是沒把門關好?甚而也些責怨 Nico,就這麼一個小門縫在遠處還能鑽出去,外面天夜暗沉又冷颼颼,這樣天寒受凍讓主人與鳥同伴們好是擔心與難受啊。

整整三天!從除夕到初二,我整個關在房內不出,心情好是沉痛,連續三天每天只吃一碗泡麵。唉,親手養大的鳥寶寶也是兩年約八個月,每天都習慣看到這些可愛的鳥寶寶們,早已建立了感情;如今又失去了一隻寶寶,還是最漂亮的那一隻,不僅我難過,當然妹妹也更是不捨。

到現在還是常常想著 Nico 與 妹依,我也只能祈禱 Nico 能飛到好人家被收養、妹依可以在天上的鳥樂園過著快樂鳥日子。

只不過,每次看到小P從鳥陽台飛到房間時,總是四處張望著,好像要找牠的母同伴們 (Nico 與 妹依都與小P很要好),讓我更是不捨與難過,也在心裡承諾說,會再幫小P找隻母同伴的。

難過的事卻還沒有結束。年初二白天,我家妹妹因年前的感冒延續到年初二卻是更為嚴重。人沒精神病懨懨樣,還一直咳嗽;媽媽趕緊帶她到永和耕莘醫院看診,醫生卻馬上要她住院緊急治療。


天啊,我睡到傍晚醒來後才知道這事 (這幾天日夜完全顛倒,非常頹廢),趕緊開車到耕莘醫院的急診大樓看望妹妹。

完全無法想到妹妹這次的感冒有這麼嚴重!竟然同時感染了流感與肺炎!!我請教急診室的駐診主治醫師 (是位年輕的女醫師),她拿著妹妹的 X光片給我看 (我根本是看不懂),指著肺部說遍布白點,而且檢驗肺部的病毒指數竟然高出正常的20倍!!

當下聽到這報告我整個心非常非常沉重,當然是一直問著醫師,心裡不自覺想到最壞的情況;醫師看我很緊張焦慮,但卻仍是蠻保留,她說最重要的還是要看臨床狀況與症狀,不要陷入昏迷 (病情很嚴重時病患會沒有意識),然後當檢驗出確實感染的細菌與病毒為何,才能確實投藥治療。

妹妹住院的病房是兩個病患一間;隔壁是位約有6、70來歲的阿婆,她只是咳嗽就已住院了四天;她說才剛出院也是位小女生,發燒咳嗽就整整住院了七天!醫師也說了,整個流感的投藥療程約要五天左右。所以至少妹妹要待上五天的時間才能出院。

還好稍感安慰的一點是妹妹並沒不至於昏沉,也能看電視玩手機,甚至還對我那種焦急緊張樣感到不耐煩。所以為了也讓她早些休息睡覺,我也只好先回家,然後媽媽留下陪她住院過夜。

就這樣連續兩天晚上我完全無法睡覺,妹妹病況沒有確實轉好前,整顆心一直撲通亂跳,也時常胡思亂想。唉,我很難解釋那種心情,只能說那幾天真的好難熬,既是擔心難過,卻又不知該能做甚麼,也沒有辦法放下心來。

總算熬到初四,主治大夫 (也是位女醫師)來上班了,檢查也出來了,確實感染到 A型流感病毒以及肺炎鏈球菌。原來一種是病毒、一種是細菌,兩種完全不一樣,但同時應該都是在公共場所感染到的,併發出來的症狀就很可怕。

相當感欣慰的是,確實投藥後妹妹病況明顯好轉,甚至又唸唸不忘她無法去 CWT 會場採購她的偶像阿神的紀念品覺得很遺憾;我要妹妹別擔心,已經說服好姐姐蓁妮代她過去,會幫她買齊所列的紀念品的。

這裡同時要提醒下,只要感冒有發燒延續了兩三天、或者有咳嗽延續好幾天,真的要到大醫院掛號看診的,千萬不要在家附近的小診所看,他們經常都只視為是感冒而給予一般抗生素;而待黃金治療期 (一般為 72小時)過後,若真是流感,那種威力實在可怕,要投藥治療也須多花上一段時間才能治癒的。

慶幸的是我家妹妹抵抗力算不錯了,待到第五天整個人蹦蹦走,不耐煩一直躺在病床上;媽媽詢問醫師的結果,總算可以回家休息,然後再過幾天回來看診即可。

只能說因著這兩件事,讓我度過了這個難過且難熬的農曆年。而也更讓我體會到,汲汲追求財富與權力,倒寧願保持身體健康以及把握當下,能與所愛的親人、朋友、甚而寵物們珍惜相處的時光,那才得以無所憾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