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蝸牛角上爭何事」的中和之道

白居易 的這一首《對酒》詩:

「蝸牛角上爭何事,石火光中寄此身。
隨富隨貧且歡樂,不開口笑是痴人。」

這一首詩的大概的意思是這樣:

「人活在世界上,就好像侷促在那小小的蝸牛角上,空間是那樣的狹窄,還有什麼好爭的呢?人生短暫,就像石頭相撞的那一瞬間所發出的一點火光,人生就這樣過去了。」

最早看到這一首詩,是從吳清源圍棋大師的著作:「中的精神」。在自述內吳清源提到,他的一生充滿了許多折磨艱難,而每當他面臨這些痛苦不堪的時刻時,他總是拿這一首白樂天的詩來勉勵自己。

吳清源很早的時候就已經將圍棋超脫不僅是一種爭勝負的博弈遊戲,而是看待成一種「道」,畢其一生的研究,總結一個字:「中」。

他這樣解釋「中」這個字,中間的一豎將口字分成左右兩部分,這左右兩部分分別代表著陰和陽。而陰陽平衡的那一點,正好是「中」。在圍棋上,要思考「中」的那一點。

吳清源說:「我從來不把圍棋當做勝負來考慮。無論輸贏,只要下出了最善的一手,那就是成功的一局。日本的圍棋勝負是比較雙方圍地的大小,而中國的規則卻有所不同,在棋盤上活著的棋子多的一方是取勝一方。我認為,比起勝負來說,那是生存權的象徵。」

武俠小說大師金庸說自己最佩服的有兩個人:「古人是范蠡,今人是吳清源」。

「這不但由於他 (吳清源)的天才,更由於他將這門以爭勝負為惟一目標的藝術,提高到了極高的人生境界」。

截至目前個人的心得體會是:不是不爭勝負,而是不該拘泥在勝負的得失。

我覺對於勝負詮釋最佳的一句話就是:「勝固欣然,敗亦可喜。」

[國共戰史] 被俘不屈的硬骨風範-黃維將軍

黃維在「徐蚌會戰」中,是擔任國軍第 12 兵團司令,後被共軍圍困在「雙堆集」,被迫採防禦守勢而無法與位於「陳官莊」的杜聿明集團集結合併。最終整個兵團仍全被殲滅,黃維與當時的副司令胡璉、軍長楊伯濤等分乘戰車突圍,但只有胡璉成功逃出,黃楊二人均被俘虜。

論及 12 兵團,其前身為整編 18 軍後縮編為第 11 師,全師為全美式裝備的機械化師,是被視為國軍五大王牌主力之一。當時的軍長兼任師長即為赫赫有名的胡璉將軍,是被共軍視為最難纏的敵人、被老毛 (澤東)曾評:「18軍胡璉,狡如狐,猛如虎,宜趨避之,以保實力,待機取勝」。而後在金門保衛戰 (古寧頭戰役)中,正是由胡璉帶領的部隊成功抵禦住共軍的來襲,可說是維護台海偏安的第一大功臣。

但因為派系間的鬥爭,胡璉最終沒有當上第 12 兵團的司令,而後由號稱書生儒將的老蔣門生黃維擔任,胡在失望之餘稱病告假、推辭擔任副司令。但最了不起的是,在後來 12 兵團被圍困時,胡毅然決然飛赴雙堆集協助黃維指揮作戰,但當時局面獨木已難撐大樑,兵敗後突出重圍逃回南京。

再回頭論及黃維,他最大的優點就是非常聽話,惟老蔣 (介石)的命令是從。而且律已甚嚴,為人清廉自守,踏實肯幹。但若說及缺點的話,可能就是不容易變通,比較墨守成規,而沒有靈活運籌帷幄的指揮手腕。所以事後也有軍事史家分析,當時若由胡璉擔任兵團司令的話,其狡狐猛虎的靈活變通戰術,要能順利殲滅第 12 兵團還未可知。

雖然黃維將軍在國共會戰中並沒有顯赫的戰績,且最終仍兵敗被俘,與其他國軍的高級將領們一同被送至「戰犯改造收容所」接收思想改造。其他國軍將領如杜聿明、宋希濂、楊伯濤等,有些因錯失殺身成仁的機會 (如杜曾自殺未果),最後則不得已妥協,戰後採取較合作的態度,接受所謂的思想改造教育。

唯獨黃維將軍,這位黃埔一期的大學長,老蔣的得意門生,真有著如文天祥捨生取義的浩然氣節,被俘期間一律採不合作的態度,從未像其他戰犯般,為了早日出獄向中共表功,痛罵國民政府腐敗和批判蔣介石,也因此被關長達二十七年之久,是所有戰犯中關最久的一個。釋放後,在接受美國公共電視台攝製紀錄片訪問時,在言談中仍流露出對老校長(蔣介石)的知遇之恩。終其一生從未對「黨國」惡言相向,亦未對「共產黨」阿諛諂媚。

個人最為讚佩黃維將軍的是,戰犯管理所的領導要求思想改造的成效,會需要戰犯們書寫讀書報告,承認自己過往的罪惡。唯獨黃維堅持拒寫報告,他說了:「我有甚麼錯誤? 我最大的錯誤就是打了敗仗!

不能只以成敗論英雄! 我覺得黃維將軍這樣硬骨子剛毅的氣節,能忠於自己的信念而從未屈服妥協,足可讓人景仰感佩。

※ 參考資料
 o 維基百科-黃維
 o 硬漢黃維被俘後長期的思想改造
 o 狡如狐,猛如虎的十八軍長胡璉與陳誠軍事集團「土木系」

[國共戰史] 高大英挺能文允武的國軍王牌悍將-張靈甫將軍

原來就對「國共內戰」的歷史相當感興趣,並隨著兩岸相關文史逐漸揭露得以公開的情況下,也逐漸從一無所知,慢慢地對其國共戰史與雙方的將領及所參與的戰役有了一些基本的瞭解。

不過,本文標題的主角-張靈甫將軍,我竟然從國中小到大專的歷史科目完全沒有介紹到其人,在書局的軍事傳記書籍也從未看到他的記述。

第一次聽到張靈甫這個名字,竟然是在去年底到大陸深圳教課的三天期間,晚上睡覺前轉看電視台節目時,有齣電視劇「紅日」,正是講述劇中的靈魂主角-由大陸知名演員李幼斌飾演的大反派張靈甫 (沒錯,對於大陸這邊來說,國軍當然都變成是反派了)所帶領的國軍 74師與共軍主力決戰的故事。

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在該劇中並不致於醜化了張靈甫將軍,反而將他描述為老謀深算、讓共軍吃足苦頭、恨之入骨的國軍將領。當然只看那麼一小段,也不足以窺視全貌。

直至這幾天,透過網路要找「孫中山」這部由趙文瑄主演的大陸劇 (已經從大陸淘寶網訂購了),不經意還查詢到關於張靈甫將軍的文章記述,再輾轉深入研讀關於到張將軍的生平及其所參與各大小戰役,才知道他可真的是鼎鼎大名,在對日抗戰中就已讓日軍聞之喪膽的抗日名將;而在國共內戰中,更是打得共軍又恨又敬,是國軍中少數幾個真正能打的驍勇悍將。

結局是悲劇的,張將軍在共軍戰史中被視為是最慘烈的國共戰役的「孟良崮之戰」,在他所率領的 74 師、當時可說是最精良的國軍王牌機械化師,在深入山區欲剿滅共軍主力,而後卻反被共軍合圍,最終期望國軍更大規模的反包圍戰,卻在等不到友軍的支援下彈盡援絕,而在一處山洞內與其高級軍官們飲彈自殺。

一代抗日名將-張靈甫將軍 一代抗日名將-張靈甫將軍

閱讀全文 »

別出極具創意的新年賀卡-UML 13張關連心智筆記圖

過年前,我們團隊 (HSDc Inc.)所舉辦的 [UML 2.0 觀念引導與實務操作入門] 課程,約有近 20位學員參加。其中,有一位相當高恌的女孩子就坐在最前座,上課的時候總是相當專心聽講作筆記。

我在講課時總是喜歡採用反問的方式,藉以引導學員可以思考我所提問問題背後的涵意。大部分學員總是會有些怕怕,也比較不敢表達出自己的想法,但這位女孩子卻是可以回答出令人相當滿意的答案,讓我相當的佩服;更為訝異的是,在下課時與她閒聊,才知道她還只是撰寫大型系統的程序性古典語言,也沒有寫過 Java or .NET 等 OOP 語言。但是,我可是真的覺得,她對物件導向的設計哲理,相當具有領悟力,也很肯去反思,俱足軟性思考的頭腦。

對於這樣聰慧、具 Smart 特質、又肯主動學習的學員,除了讓我印象深刻外,我更是願意就我所能,引導與分享對於軟體設計領域上的觀念與學習技巧。

就在想說,年後我們團隊若有一些研討活動 (如讀書會、研討會)等,準備邀請該位學員來參與。沒想到,就在除夕春節前,這位學員還主動寄了一封新年賀卡給我們。除了新年賀節問候外,也說出了她對這次上 UML 課程的收獲與心得,真的很感心~

更特別的是,附檔的新年賀卡是她利用 PowerPoint 設計的。內容竟然是把兩天課程所介紹 UML 13張設計圖,它們之間的關聯、特質與應用時機等,給全串在同一張圖內;還畫了虎年到來、新年迎春饒富過年氣氛的插圖。
Sharon 的 UML 新年賀卡

哇!! 這麼別出心裁、這麼有創意的新年賀卡,又是如此的用心製作 (必然要耗費很多時間),我收到這樣的賀卡真的是相當開心,也相當感動。更是覺得,這麼棒的作品,要不分享出來給眾讀者們欣賞,那真是太可惜了。所以,我還特別寫了信徵求該位學員的同意後才特別公開。

對啦,她的名字叫 Sharon,這樣直接稱呼也比較方便勒。另外這裡同時也公開她的網誌應該沒有問題吧? 看看她寫的文章,文句優雅頗具知性,會讓人以為她是一位柔弱感性的少女呢;但是,再瀏覽她整理的網誌相簿,呼,Sharon 可還是一位熱愛潛水的陽光健康女孩呢。 🙂

 o http://blog.yam.com/sharontaiwan
 o http://sharonwang.myweb.hinet.net/

我總是記不起別人的名字與容貌,我只記得別人提問軟件的問題~

我應該是不太具有那種視覺化的記憶能力。 所以若是沒有常聯絡的朋友,我總是記不起他們的容貌與姓名。 這的確是失禮的事,不過我也不想勉強我自己,透過一些工具與技巧建立客戶關係。 我是覺得,一回生、二回熟,有緣再相會,自然就會逐漸熟識的了。

話雖如此,可是我倒是可以很直覺地、也不需要特別記住-只要是別人曾經就軟體的相關議題問過或與我討論過,我幾乎是不會忘掉那個主題。 這就如同我一些朋友、尤其是女孩子,總是很清楚記得哪一天見面時所穿的服飾打扮 (但我卻永遠不會記得別人穿甚麼衣服)。

就在今日晚上,有位網友 Msn Call 我,打的是簡體字,看來是大陸來的網友。 除了向我問候新年快樂外,同時也報上他的大名,還順口問我記不記得。 唉,我一向很直,也老實回應說我真的完全沒有印象。

事實上,我的 Msn 名錄,好像超過 一、兩百個人了吧。 但經常聯絡的,也才十來個而已,而其他人則都是透過網路自動給我加進來的。

大部分人當然是來問我問題的。 而一般而言,很少很少,我並不會主動 Call 別人的。 只是,誰來 Call 我、問我問題,即使對方報了姓名,聊一聊回應問題之後,我真的就忘了對方的姓名(或別名)。

不過,那位網友就寫說,他曾經就 "利用 UML 表達自動化控制系統設計" 這篇碩士論文請教我。 哈,我馬上就記得一清二楚了!^^ 大概已經有 2 年了吧,當時該網友還特別傳檔整篇給我他寫的論文 (Word 格式)。 當下我看了約近 10 分鐘就看完,還著實批判了不少。 !^^

當時會很直率地批判的原因是,我一直以為碩士論文應該很強調個人對於其主題立論的想法(或依據論點)。 但是,我發現到,透過其 UML 設計圖,我完全感受不到著者本人的想法。

透過 UML 可以瞭解設計者在想甚麼? 是的,最起碼我倒是有這個能耐,而且還是八九不離十、很容易可以瞭解設計者背後的假設論點。 請注意!! UML 是表達軟件設計(語法本身完全不重要),透過其表達,就可以知道 Developer 的假設與想法

呵,只要一談及軟件相關設計議題,我的確很容易提起勁。一聊下去,我總是精神亢奮、一點都不會覺得沉悶與疲倦。

既然我連兩年前網路 Msn 討論的軟件議題都能記得如此一清二楚,所以記憶力應該不算差才對啊!! 嗯嗯,我突然領悟到,記不起別人長甚麼樣、穿甚麼衣服、哪時候一起吃甚麼飯 ‧‧‧等等的話,應該是不用心、而不是記憶力不好啦。 😉

透過 Google 找 Coding How-to 的好範例

我經常在文章發表或講課時說教:不要再花心思去學 How-to 了啦。 如果是對於工作上要用來謀生、不得不熟練的 How-to,那是另當別論;但是對於自我的學習成長、創新能力的發揮,幾乎不會有啥幫助。

"做中學" 的真正意義在於: 做了以後會去思考 "這是什麼?"、 "為什麼" 是這樣子?

尤其是軟體開發人員,總是要去思考,自己的職場生涯,是要往 "重複性的密集量化工作",還是 "知識性的創新設計" 之路來走?

軟體開發人員,太多太多,總是很容易把精力與時間浪費在不必要的地方上。 而且,對自己的成長卻沒啥幫助。

什麼叫作 "浪費在不必要的地方上"?

舉個例子。 上個月有位網友透過 Msn 問了我一個問題: 請問你會不會寫 C# 連結到 ActiveX 元件上?

ActiveX 是什麼? 我也不知道。 我直覺的就回答說:不是透過 MSDN 查一查範例就可以知道的?

那位網友回答說,他有查過,因為微軟已經不支援在 .NET 環境上開發 ActiveX 元件,所以看來,他必須自己要來自己從頭到尾寫 C# 連結 ActiveX 元件了。

姑且不論為何還要使用 ActiveX 元件,看來應該是要 "Re-Use (重用)" 已經寫好的元件吧。 但是,微軟轉移到了 .NET 環境卻不支援 ActiveX 必然會有其原因,可能是 安全性、穩定性與效能等問題。反正,我對其不支援的原因也不會有興趣。

但是,我只知道,那位網友要自行寫 C# 連結 ActiveX 元件這事,根本就是在浪費生命!

閱讀全文 »

軟體思維顧問

專職軟體輔導與教育訓練的獨立顧問。輔導企業資訊單位如何有效組織系統開發與維護;輔導開發人員達成有效的專業分工。傳授如何把軟體作軟 (Keeping Software Soft)的技能,得以提昇系統的彈性/延展,並進而創造系統的再利用價值。

Pers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