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粉圓鳥寶們戴頂時尚的3D列印的帽子唄~

啊,我就是喜歡幫粉圓與其牠鳥寶們留些逗趣的照片,當然前提是不能虐待牠們 (稍微作弄一下是還好啦)。然後想說最近的年節氣氛,要幫粉圓牠們戴頂帽子應景會挺有趣的。

也是在 Thingiverse 這個全球最大的 3D列印作品分享社群網站,關鍵字搜尋 Hat 或是 Helmet,就可以搜尋到一堆的帽子或頭盔的打印作品。其中這件:Playmo hats,作者提供的帽子款項就有六種,舉凡高腳帽、皇冠、棒球帽,甚至好早以前北海小英雄小威戴的的維京帽都有,而且一次就可以全打印出來,相當方便。
P1040074

我先把粉圓抓住,然後量了牠的頭圍,大概抓一下尺寸,大約把下載回來的 STL 格式的檔案再透過切片軟體 (如 Cura)放大為 130% 打印。

瞧瞧,我幫粉圓戴的高腳帽。啊,一定要握住粉圓才行,鳥寶們不可能乖乖戴上帽子讓你拍照的啦。 >_< P1040077

繼續閱讀 »

我的粉圓 (玄鳳)被虎皮小饅頭咬得滿臉是血

就是前天下午,發生了我最鍾愛的鳥兒子粉圓 (玄鳳)受傷事件。竟然被小饅頭 (虎皮)咬到兩個鼻孔間造成外傷,血流不只,導致粉圓從鳥喙到頭毛間都滲滿血,看了為之驚恐心痛,更是讓我好是自責難過...。

事情是這樣,下午我一時調皮,把粉圓握在手上,然後讓小饅頭靠過來,準備幫牠理頭毛。結果粉圓一直掙扎反抗,讓小饅頭很不高興而與之對咬。我沒有注意到小饅頭咬勁這麼強 (牠個頭小小一隻,且平時很溫和),竟然把粉圓兩個鼻康之間咬一個洞而流血不止。

當時很慌張,趕緊使用白藥水消毒並希望能止血,但血仍一直滲出。我再拿出廣東苜藥粉灑在傷口上仍是一樣。用整整一包的繃帶片,甚至連我抓牠時衣服也都血跡斑斑,大約過了有半小時血才逐漸止住。

唉,我真的感覺出粉圓很痛,因為抓住牠時,粉圓就緊咬著我的衣服鈕扣不放,這讓我看了心裏好是心疼不捨。

這裡也學到兩件事:不要用藥用酒精消毒傷口,那會超級痛 (我真是白目,先前我有傷口都是自己這樣弄,難怪我覺得很痛);不要一直清除掉傷口的流血,要將之緊緊按住,直到血液凝固就不會血流不止。
玄鳳粉圓被虎皮小饅頭咬傷

繼續閱讀 »

虎皮小饅頭為玄鳳粉圓溫柔地理頭毛~

其實這照片我已在 FB 的 「ONLY1鸚鵡抱抱」分享過了。不過每次看到粉圓那種陶醉舒服樣,好讓人融化喔~。所以也在部落格內備存下。
粉圓與小饅頭
現在只要我在家,不只粉圓,連那隻全白色虎皮小饅頭都會跑到我手上,與我的手指頭玩咬咬遊戲。雖然是不像粉圓那般可以摸頭,但也是好黏我,甚至牠都自己學會從房間飛到客廳繞個一圈再飛回來 (其牠鳥寶就不知道如何飛回來)。

而且小饅頭就是對粉圓特別有好奇心,只要粉圓到哪繞著玩耍,小饅頭總要到附近瞧瞧。只是粉圓很傲嬌,牠從不理其牠虎皮鸚鵡們,甚至太靠近些還會咬牠們。

所以小饅頭就被粉圓咬過兩次,而且還是狠狠地咬哩,因而造成流血。我罵粉圓甚至禁足都沒用,唉,這是鳥性無法教養的。

但是小饅頭就是完全不會計仇,像照片上這樣,如果我把粉圓整隻握住,牠特別有興趣,會跑到粉圓旁邊,然後竟然溫馨地幫粉圓理起頭毛來啦。
粉圓與小饅頭

喔~ 真是厚道的小傢伙! 正是每隻鳥寶們有各自獨特的個性且不會耍心機,更是格外讓主人們愛護與牽掛牠們啊。

我家玄鳳粉圓的第一次相親日誌

上個星期在 FB粉絲團-ONLY1 鸚鵡抱抱貼了篇粉圓的徵婚文,文內如下:

幫我家粉圓誠徵女朋友~ 希望女伴 1~3 歲之間,可以親近主人,溫柔婉約、德性佳美。

姓名:王粉圓
年紀:今年11月4日滿四歲
體重:96 g。
個性:有些宅脾氣也有些壞,很有個性,但超黏主人;體格健美,可說是鳥界中的帥哥。

總覺得我家粉圓該成家了,牠都沒有女朋友,也沒有同類;其牠三隻虎皮全處不來 (是粉圓的問題,太孤僻了些)。
不過我相信牠有女朋友後會很顧家的,因為牠現在都在紙箱內陪伴著以為是牠女朋友的毛絨娃娃。 哭哭~

結果隔天就收到住永和一位鳥主人的留言,願意將他一隻約兩歲的母玄鳳 (叫做 Yui)與我家粉圓相親配對看看。哇喔!真有些意外,因為一般來說鳥主人是不容易將自己家的鳥寶割愛的。(後來聊了下才知道因為鳥主人不希望這隻母玄鳳太過孤單)

星期五下午就約在四號公園附近,然後女方主人很帥氣的並沒有帶著籠子,就用飛行衣綁著飛行繩就帶著母鳥一同到我家來與粉圓相見囉。

回到家開了房門,果不其然粉圓又宅在暗暗的紙箱內悶著,並沒有與其牠虎皮們在鳥陽台上照著陽光玩耍。但當我把粉圓抓出來,粉圓一看到怎麼有與牠長一個模樣而且又是女生,天啊!!馬上被電到般,我從沒看過粉圓如此激動,開心的跟甚麼似的,一直就粘在 Yui 旁邊,想要討 Yiu 的歡心。(看看這張照片,實在頗為經典,粉圓一臉色咪咪滿足的模樣看著 Yui。 :-) )
玄鳳粉圓與Yui

這也難怪,下個月初就滿四歲的粉圓,從我將牠自鳥園帶回家後,就沒有看過真實的玄鳳同類;而對於我家的其牠虎皮鸚鵡,粉圓卻是很厭惡,從不與牠們交好,甚至還會咬虎皮們。更何況粉圓看到的是一隻長得很漂亮的母玄鳳,正值青春期的牠,馬上就愛上見面不到一分鐘的大眼妹 Yui。 >_< 玄鳳Yui

玄鳳Yui

繼續閱讀 »

助念虎皮鸚鵡小雪在西方極樂世界當快樂小天使

今天凌晨,我家的虎皮鸚鵡小雪,因為氣管發炎治療一個星期無效後今天凌晨往生了,享年三歲半。

這一年來我的三隻虎皮寶寶相繼離去。去年底也是約三歲半的妹依因夜驚受傷往生;而今年初農曆年除夕 Nico 因為鞭炮聲嚇到而飛竄走。每一次鳥寶寶的離去,都讓我難過心情沉重好幾天;牠們都是我從小養大的鳥寶寶,朝夕相處當然是建立了濃厚的感情。
小雪五個月大時

這一次覺察到小雪的異狀是上星期發現到祂消瘦很多,好像是消化不良的問題;這個星期一馬上就到板橋的邁德氏鳥醫院看診。簡醫師說可能是鞭毛蟲的關係 (但其實是微量,大部分鳥寶都會有),所以拿了一小瓶驅蟲的藥水。我想再問是否可能有其它問題,可是那天看診的人實在太多,簡醫師已經看了一整個早上 (我等了兩多多小時),所以有些不悅不太耐煩,所以也不好意思問太多。

但到了星期三早上,我注意到小雪似乎更嚴重,氣管會一直發出咳咳聲。這讓我很擔心,所以又送到台北的凡賽爾鳥醫院看。這次檢驗喉嚨化驗的結果是因為黏液太多,就好像人喉嚨內很多濃痰樣。但因為是小型的鸚鵡,醫師說情況可能不是很好,這幾天算是關鍵期。除了開給我氣管消炎的藥水外,也給了營養粉混在食用水補充體力。

繼續閱讀 »

我的虎皮妹伊寶貝化為小天使離世了~

就在今天早上我起床查看妹伊的狀況,發現到牠已經僵臥在籠子內。半夜我還有聽到牠微弱的移動與叫聲,我想那就是牠在世最後一聲的輕輕呼喚吧。

原來昨天下午送到「崇恩動物醫院」看治,那位顏醫師還說只是小傷,而且血已經有止住,所以就隨便擦了一下碘酒就了事。事後回想,他連翅膀內也不翻開檢查傷口,對我問的問題也不是很耐煩,雖然不至於口氣不佳,但這樣隨便的態度,讓我不僅難以釋懷,也相當自責。

我找了一個小的厚紙盒,裡面鋪了昨晚買咖啡附的牛皮紙袋,然後再用一塊小的棉質毛巾裹著妹依的遺軀放進盒內。看著牠的最後一眼,感覺像是睡著一般安詳的逝去,這讓我稍稍寬心了些,因為妹伊是這麼膽小的鳥寶,平常妹妹抓著牠握在手裡時身體還會發抖,我好擔心牠就這樣恐懼孤獨的離開...。

我開著車,先到五金行買了把小鏟子,然後往回開到我家後山位於烘爐地中和靈骨塔這邊。今年五月初,我的小舅子才火化骨甕塔位安置於此處。(我一直想寫篇紀念我的小舅子的文章,但實在不知道如何動筆,到現在心裡還是相當難以接受這麼年輕就猝逝的事實。)靈骨塔園區內有棵大榕樹,我就在樹較後面處用小鏟子挖了約有20公分深的土穴,將放置了妹伊的紙盒埋進去。
繼續閱讀 »

第 1 頁 / 共 241 頁123456789101112...203040...最後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