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友 兼 玩樂朋友 兼 事業夥伴 兼 Boss Ringle,總算要結束他 36 年的單身生涯,在本星期六要與他的最愛阿珠結婚了。

我們也與阿珠非常熟,可以說,Ringle 真的是與阿珠是「天生一對」,太搭配了。並非是指相貌而已,而是因為阿珠,可以讓 Ringle 有安全感、可以放得開。這麼說好了,Ringle 這個人是屬於「閉塞、悶騷」型的,在其他人面前,一向是謹言慎行,沈默寡言,你很難相信他以前在大學時代還是辯論社社長,事實上,我真要與他辯論講理,還不一定能講過他呢。但是,在眾多人面前,他就是不會主動去挑起話題,若是兩個 Ringle 面對面,那可真的是「相看兩相厭」,無話可說。

而阿珠呢,套一句 Ringle 說的:我們阿珠是「老少咸宜」。:>>

那倒是真的,阿珠的人緣非常之好,是屬於活潑可愛又對待人相當有禮貌的那種,男孩子喜歡她(除了我以外)、女孩子也愛與她談話家常、小朋友更愛與阿珠阿姨玩耍、長輩們也很疼愛阿珠。

Ringle 呢,在阿珠面前,放得非常地開,非常地明顯,整個心情就開朗起來,也就能 “Open Mind” 了~ 說真的,我也挺替 Ringle 高興的,若是遇到別的女孩子,Ringle 是很不容易敞開他的心胸的,那可能就過得並不快樂的。

其實呢,對於 Ringle,數年前我曾偷偷地幫他介紹我老婆的表妹給他認識,我老婆表妹算是很漂亮的美女。當然,我到蠻希望藉此能與 Ringle 結成「姻親」,呵呵,因為 Ringle 實在是太難得、難得,在軟體業界的天才的。不過,緣分是無法強求的,後來也是不了了之。

我與 Ringle 在數年前,正是同一天進入某家軟體公司的。當時我是擔任 Oracle DBA 職務,他算是擔任 SA 角色一職。

我在這個業界數年來起碼看過上千以上專業人才,但我確實沒有看過有一位專業人才能如 Ringle 一般,那麼具有極高度抽象思維的天份。一般高竿的技術人才,大部分是擔任公司的技術總監一職者,反而頭腦比較僵化,抽象思維能力普遍不佳,書是有看,也會去 “用”,但是就是不懂得蘊藏於背後的 “本質”。Ringle 的頭腦是超高度柔軟的,不僅如此,他即使被反駁或批判,他也不覺得這有什麼,身段也能如此柔軟,這實在是非常地難得,要技術人員放棄自己的本位主義,談何容易!

號稱 Ringle 是軟體業界的「人中呂布」,雖離軟體業界的「大師(Master)」等級仍有相當一段距離,但成為一員戰將,卻是當之無愧!

更特別的是,一般軟體人員是先學會 Coding,再往外擴散學習如 SA/SD 等 Knowledge。但是 Ringle 呢,一開始沒學過任何 Programming Language,然後直接擔任 SA 角色。我看他當時連 SQL 都不會,過沒多久,已經可以使用 PL/SQL 寫得呱呱叫了;然後,他馬上被派至客戶來作 SA 需求與流程分析,沒多久,E-R Model 的設計竟然已經比公司其他擔任 SA 已有 3 年以上者還要好上太好。再後來呢,我一直慫恿他學物件導向分析與設計思維。嘿,在以前 MISOO 的讀書會,有一次我們要準備 Design Pattern 的主題,Ringle 竟然在一個下午的時間在咖啡廳裡把 Design Pattern 書看了一大半以上。當時對我而言,我根本無法體會該本書的內容,但對 Ringle 真的就好像是閱讀小說一般輕鬆。而且,他馬上可是得準備 10 頁以上的講義,是要上台講授心得的。

更有趣的是,這二年來,Ringle 竟然是對 Coding 情有獨鍾了,所以才開始接觸 .NET、J2EE 等程式語言。有看過他寫程式的,就會知道,沒有幾個高手能寫得如此快、準又狠。

當時我們曾與北京的 Coding 團隊合作,某一個實做異質系統整合的 prototype,委請北京的 Coding 團隊,竟然花上一個餘月還寫不出來。後來呢,Ringle 僅花了一天時間,寫出 prototype,然後利用星期日早上,請北京 10 餘位 PG 在電腦旁,然後透過 msn 與 遠端遙控 VNC,實際連上北京 PG 們的電腦,Step by Step,教導他們寫出來。

抽象能力的思維的學習,那是看再多的書也是沒啥用的,那是很講究悟性與天分的。Ringle 擁有這種天賦,若沒有確實好好發揮在軟體業界,那會真的是很可惜可惜的。

今天算是有感而發的,我與 Ringle 一起擔任顧問,合作約近二年,實在是依賴他甚多,也覺得能有天分如此佳的夥伴共事,那真的是相當地愉快。唯一有點可惜的是,Ringle 身體有點不是很好,所以,花在軟體設計的哲理與思維研究上,時間不是太多。

嗯,還是要祝福 Ringle,能娶得可愛活潑的阿珠,活得更加地充實與愉快,並能白頭偕老、共度一生。

Ringle與阿珠的結婚照網址

Ringle 與 阿珠的結婚照

Ringle 與 阿珠的結婚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