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道是:「什麼人養什麼鳥。」

我家的粉圓,到今年11月時就要滿五歲了。這近五年來,粉圓從未與住在一起的虎皮鳥寶們有交集過。就連去年幫牠相親的母玄鳳大眼妹 Yui 也是愛理不理樣,這反而讓 Yui 覺得粉圓是個酷哥,竟然有些倒追了。但是粉圓還是很酷又跩又宅,只自顧孤芳自賞。但還不錯的是,若是 Yui 受到驚嚇還是被虎皮小饅頭騷擾時,粉圓還是會展現氣概,飛奔過去保護 Yui,待沒問題後再酷酷的離開。 >_<

最近就在 Only1鸚鵡抱抱 po 出這張粉圓那種一臉不屑的跩樣,哇,高達700人按讚呢。 :)
一臉跩樣的粉圓

粉圓吼,就只在乎一個人,就是我啦!!

這兩年來,每天喔,黎明即起天剛亮時,粉圓就會穿過牠早已咬出兩個大洞的紗窗飛到我蚊帳上。可能待個一個來小時後,粉圓就會再從蚊帳側邊隙用鳥嘴撐起,然後就慢慢地走到我枕頭旁,一點都不囉唆,就靠在我臉旁自己閉目度咕。有時候我可能會睡到中午,這時候粉圓就會輕輕啄我臉龐,示意說該起床啦。

而當我起床後,粉圓一定會跳到我肩膀跟著我去廁所。很習慣地,粉圓這個時候就會搖搖屁股,拉出一小坨鳥屎到馬桶內。然後當我刷牙洗臉時,粉圓就走到我手臂上,自己開始作伸展運動與理毛。
每天早上爬到我枕頭睡覺的粉圓

桀驁不馴的玄鳳粉圓

幾乎就是每天都是這樣的模式,我與粉圓一人一鳥,好像都已很有默契般這樣共同生活著。難怪啊,當粉圓沒看到我時,牠就會心神不寧、焦躁不安 (我有安裝 WebCam,在外也可以連回家查看鳥寶們狀況)。而若是我從外面開門還沒進到房間內,粉圓就已經開始像嬰兒般哇哇叫著,非得等我把擋在紗窗厚厚的書籍拿開,然後迫不及待地飛竄到我身旁,粉圓才心滿意足般靜靜地待在我身旁。

天哪~ 不能太依賴爸爸,粉圓也應該要長大了啦。真的要想辦法訓練粉圓要獨立些,然後要懂得照顧同伴,就是牠的伴侶 Yui。以後粉圓可是要成家立業,未來是很有機會自己要當鳥爸爸要擔負持家的重責大任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