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颱風夜 (莫拉克中颱),外頭風大雨大,在家裡面實在感覺溫暖,一點也不想睡覺。 想想來分享一下以前我曾在當兵時親自碰到的靈異經驗好了。 ^^

先表明,我相不相信有鬼神? 這裡我相同贊同李敖大師所講過的:未可知論也。 雖然是比較偏向不相信,但也不是那麼鐵齒,完全不相信有鬼神之說。

我在剛下部隊,在高雄鳳山「步兵學校」受訓一個月時,有一位同學是與我是從同一學校 (臺北工專)畢業,然後湊巧也是同時受訓,當然交情會比較好,也比較有話聊。 有一天他臉色看來蠻恐慌的樣子,找我聊,說他已經有好幾天睡得相當不好。 我問怎麼了,水土不服? 我跟他是睡不同的床舖,每一個床舖有上下床,他是睡下面的床舖。 他說這幾天以來,大約是凌晨三點多開始到四點多約一個小時,他總是會看到他的上方有一團白霧霧,但看起來像是人形的樣子,然後會緩緩地降下來,朝他身上壓下去。 他感覺相當不舒服,相當害怕,但又不敢跟教育班長們說,會以為他危言聳聽而懲罰他。 他不是那種會亂說話的人,不過,因為我從碰沒過這類事,也是聽聽就算了。 那時是建議他換床舖看看好了,但他又不敢跟長官回報。 還好的是,在步校僅待一個月,所以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後來下了部隊,我擔任的是師部參一科文書官,又兼任師部排排長 (還要揹值星呢,真夠倒楣),負責其中一個「留守業務」,也就是官士兵傷亡撫卹事宜。 約每個月總是會處理到意外或因公死亡的公文案件;還有,大約一個月會排到一到兩次的查哨,每個哨點,尤其是那種相當陰涼偏僻、又是離彈藥庫很近的重要哨點,我算還是負責,都一定會親自過去查哨的。 不過即時是半夜三更,而且還常常聽到一群狗兒們吠聲不斷,但是我也還是沒碰過什麼怪事情。 不過倒是曾與幾個哨兵聊過天,我還記得其中有一個很認真的告誡我,有許多怪事真的不能不信,但他可能因為還在站哨的關係吧,不太願意告訴我他碰過哪些怪事。


倒是在離退伍前不到一年左右吧,我居住的排長室是兩個人上下鋪,另外一位排長休假去了。 排長室是位於三層樓中的二樓,我們的官舍很新,並非是那種野戰部隊的老舊木板屋,而是鋼筋水泥大樓。

那天晚上約快凌晨 12:00 吧,是相當寒冷的冬天,我剛爬上去上鋪已經蓋上棉被要就寢了。 由於天氣非常寒冷,我那個排長室的門是關起來的,結果外面一個黑影,非常快速地竄進來,我當下的直覺想說要喊 "誰" (我忘了門已經關起來了),但是那個 "誰" 還沒喊出來時,就被那個黑影給壓住了。 我非常害怕,身體真的完全動彈不得,也喊不出聲音來,連掙扎都不行。 這樣被壓住約不到一分鐘吧,突然身體就被釋放了,鬆了一口氣,我第一個念頭是想衝出去找阿兵哥們,士兵大寢室就在我隔壁沒幾步而已。 但是後來想一想,白天操練挺累的,算了,悶著頭繼續睡好了。 這一覺倒是很順利的天亮。

我應該算是相當理性的人了,雖然周遭許多朋友曾告訴我他們聽過或碰過的靈異事件,我都嘛是聽聽就算了。 那一次我很肯定不是因為什麼疲累而抽筋無法動彈還是做夢什麼的,我親眼看到的那個人形黑影很確實,就是真的直撲到我身上來 …。 不過從那次親身的經歷以後,就再也沒碰過了。

現在你要問我說是否相信鬼神呢? 雖然即使我親身碰過了那麼一次,但是好像也無法代表或證明什麼。 我還是比較傾向,不會相信但也不會鐵齒。 反正就是:未可知論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