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吉爾曾說:「我時時刻刻準備學習,但是我不是時時刻刻準備著被教導。」

伽利略說:「你不能教會一個人任何東西,你只能幫助他找到做事的方法。」

馬克‧吐溫說:「我從來不讓學校干涉我對自己的教育。」

愛因斯坦說:「現在有太多的教育,尤其是在美國的學校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