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最喜愛賈伯斯的這一段話-不要為別人而活

你的時間有限,所以不要為別人而活。
Your time is limited, so don't waste it living someone else's life.

不要被教條所限,不要活在別人的觀念裡。
Don't be trapped by dogma – which is living with the results of other people's thinking.

不要讓別人的意見左右自己內心的聲音。
Don't let the noise of other's opinions drown out your own inner voice.

最重要的是,勇敢的去追隨自己的心靈和直覺,只有自己的心靈和直覺才知道你自己的真實想法,其他一切都是次要。
And most important, have the courage to follow your heart and intuition. They somehow already know what you truly want to become. Everything else is secondary.

[電影摘錄] 把熱情的專注當為一輩子的事業

這是我看「賭王之王 (Rounders)」DVD 時的其中一段經典饒富啟迪的對白。

賭王之王 (Rounders)」,是 10餘年前由「麥克戴蒙」主演的。主要劇情是說一個就讀法律系的高材生,卻也是沉迷於「撲克牌」這個人人都認為是「賭博」的不良娛樂,唯獨他認為那是個正經、要耗費極大腦力與建立正常心態、還要有耐心的高門檻事業,而後他終於認清自己要的是甚麼,並離開了就讀的法學院與心愛的女朋友,往「拉斯維加斯」的路上,準備參加「世界撲克賭王大賽」‧‧‧。

這部戲我起碼看了三遍以上,一來我本來就很愛「賭博」這個題材,可詳見我對幾本賭博書寫的讀書心得-「幸運關鍵點:世界頂尖賭王的成功智慧」、「我的職業賭徒」。再則,麥克戴蒙早期拍的戲都很棒,包括「心靈捕手」,對於這類著重在內心戲部分,麥克演來十分自然,是個很棒的演員。(不過,近期他主演的動作片我反而不喜歡,沒有發揮他擅演內心戲的優點)

話說在該劇中,有次麥克 (我直接用他的本名)在幾個法官與檢察官們的定期撲克牌會,顯露了一手他的牌技,而讓眾法官們驚訝佩服。尤其是他的指導教授兼首席法官更是滿溢著讚嘆的表情,對他這位學生的表現相當自得。

但是,麥克那個時候因為朋友拖他下水的關係,使得他為了應付撲克賭局那邊的事,而常缺席讀書會的研究與延誤了模擬法庭的實習,甚至最後同是他同學的女朋友也離開他倆同居的地方分手。這一切,雖然他的指導教授並不常與麥克談話,但其實都看在眼裡。

精采的對白就是在一次的小酒館,那位德高望重的老教授等著麥克的面會,因為麥克希望能向教授說明他缺席的理由並致上歉意。但教授不僅是包容而已,還帶著更深的智慧,與麥克說這些其實不用跟他解釋,他相信麥克有很好的理由缺席。

然後把話題帶到那天麥克在法官們所顯露的牌技,教授一直很好奇為什麼麥克能猜出他們手中的牌呢?呵呵,麥克總算神采奕奕地告訴他的教授,只有兩個重點-記住已發出的牌,以及觀察每個人的表情

閱讀全文 »

[文摘] 從將領的用兵聯想到圍棋的對弈之道

本篇文章的主題原為:從粟裕將軍用兵想到圍棋對弈之道。由於文章的觀點係以對岸國共內戰時從共軍將領的角度來與圍棋的對弈之道作對比,稍稍敏感,所以我才將標題小改一下。原文出處是引用自「棋聖道場-棋友論壇」,作者為署名 弈戴天嬌 的棋友,文筆相當好,而且還是一位女孩子。

本篇文章可堪稱為奇文,相當的有意思。作者是拿國共內戰初期時的「孟良崮」戰役期間,分析共軍總指揮粟裕將軍的用兵調度與決策作為,來談及到圍棋對弈時關於佈局構思、中盤戰鬥、官子收拾等的對比。

也真湊巧,我才剛發表過一篇:[國共戰史] 高大英挺能文允武的國軍王牌悍將-張靈甫將軍。而張將軍正是在這「孟良崮」戰役中,被共軍合圍而自殺成仁,所以對該戰役個人也有一些基本的認識。

粟裕 何許人也?對我們台灣這邊,若非研究國共戰史的學者,大概一般人都沒有聽過他。但事實上,他可是與 林彪 齊名。國共內戰的三大戰役中,東北的遼瀋戰役由 林彪 總指揮;而徐蚌會戰 (對岸稱淮海戰役)則就是由 粟裕 策劃戰役構想,而最終兩者聯手全面贏得這些關鍵戰役的勝利。

原作者總共提了 10 條她認為用兵與圍棋對奕都相通的原則。事實上,我覺得即使在商場管理與策略規劃上也都適用,的確可以讓人從中體會許多關於管理與領導的藝術。老實說我真的很訝異本篇論及軍事戰史與深奧圍棋對比的文章竟是出自一位女孩子之手!! 個人可是相當佩服不已。

圍棋是戰爭的模仿與演繹,自古用兵與弈棋就有很多相似相通之處。謝安、曾國藩、陳毅等古今名人都創造了對弈之間指揮若定破敵軍的美談。圍甲第四輪上海山東之戰安排在孟良崮戰場遺址是個絕好的創意,把戰場與棋場、用兵與對弈之間的神通之處緊緊地聯繫在一起了。賽前棋手們向烈士敬獻花圈,緬懷先烈的豐功偉績,重溫那一場經典戰役的壯闊酷烈,是否也能在棋道上有所領悟呢?

作為孟良崮戰役的構想和指揮者,粟裕將軍是我黨將帥中我最崇拜的一位,他是無冕之元帥,他的軍事指揮才幹,我黨無人出其右。回顧60年前那場驚天地泣鬼神的戰役,粟裕將軍用兵之道至少有以下幾點,而這些用兵之道無一不與圍棋之道相通。

一、隨時投入戰鬥的準備
粟裕是非常講求實戰的將軍,他統率的軍隊,要麼在戰鬥之中,要麼在作戰鬥的準備,從蘇中七戰七捷到孟良崮戰役、淮海戰役、渡江戰役,到建國後作為總參謀長對軍隊的管理,無一不體現著戰鬥之魂。

同樣,戰鬥也是圍棋之魂,古棋自不必說,從中國的當湖十局、血淚篇到日本的吐血之局,每一對局,雙方莫不嘔心瀝血、殫精竭慮地投入戰鬥。近代以降,圍棋理論的完善,貼目制的興起,戰鬥的追求開始讓位於對目數的計算,每一手都計算著目下棋成為新的時尚,正如石田芳夫所說:「我不會憑氣合發起戰鬥,只會根據目數的計算而行棋」。在這種理論指引下,一方面固然是無謂的戰鬥減少了,戰鬥的效率更高,但另一方面戰鬥的精神也退化了,高手講求的是引而不發、含而不露、不戰而屈人之兵。小林光一和李昌鎬將這種戰略發揮到了極致。後學者群起傚法,大有龜甲流一統天下之勢。然物極必反,在棋手水平日益接近,競爭日趨激烈的今天,憑功力修煉穩穩當當地贏棋越來越困難,戰鬥流重新興起。唯有戰鬥,才能給交戰雙方創造更多的機會,唯有戰鬥,才是檢驗棋手棋藝運用、心理調節等綜合素質的最好標準。

閱讀全文 »

[文摘] 像熊一樣的工作態度

這是我在某一論壇看到轉載的文章,文章是出自於德國時間管理大師 羅塔爾.塞維特 (Lothar J. Seiwert)的著作:「像熊一樣才好過活」。

作者所論及對於時間管理與現實上的工作態度,可以說與我這幾年來涉獵多本成功學、目標設定、時間管理所吸收的觀念體會如出一轍,而作者更以多種動物性格分析,來譬喻現實人們對於工作上的態度與應對,著實淺顯有趣,也容易理解許多。

時間管理的根本不在於效率與速度。最重要的關鍵在於:「選對方向」去做「重要的事」,畢竟適者生存,而不是快者生存。

當你覺得時間總是不夠用,努力了半天工作沒成就、生活沒品質。而你是否期望在緊張而忙碌的世界中,能過自主而滿意的生活?

若想要有所改進,塞維特 認為,自己要先能瞭解,你是哪一種動物性格的工作態度:

 o 在籠子滾輪上不停忙碌的黃金鼠
 o 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貓頭鷹
 o 孜孜不倦、週而復始做個不停的蜜蜂 (或螞蟻)
 o 凡事好強爭第一,卻怎麼也做不到的狐狸
 o 同時做好幾件事,但到頭來卻一樣都沒做好的兔子
 o 凡事拖拖拉拉,卻又良心不安設法弄點事裝忙的公鹿

大部分上班族都像滾輪上的黃金鼠般,工作任務太多,無法停下來休息。但你必須要能有所認知,在這個資訊爆炸的時代,事情永遠是作不完的!

如果你覺得自己的工作態度是屬於上述這些動物性格,而若你想要調整你的工作態度,感變你的生活價值觀,那麼,該向哪一種動物學習呢?

塞維特認為,熊看似動作緩慢,但必需出手時卻迅如閃電,展現的能量與動力,幾乎沒有其他動物可與之匹敵;但冬季他們會退居到可供庇護的洞穴裡進行冬眠,休養生息。塞維特認為,熊懂得掌握時間管理原則,將覓食與休息時間分配得恰到好處,該休息時絕不吝嗇,該主動出擊時絕不手軟,這種工作態度與時間管 理,是人類值得學習的對象。

然而該怎麼做,才不會匆忙的像無頭蒼蠅呢?塞維特認為,像熊看齊,學習他們的鎮靜、沈著與力量,想清楚自己要過什麼生活,做正確且重要的事,並把剩下的時間拿來休閒。

底下列出 塞維特 所建議對時間管理能具體改善的三個步驟:

閱讀全文 »

{寓言故事} 火の鳥- 赤兵衛與白兵衛的權力鬥爭

本篇故事摘錄自「火の鳥」漫畫第 13 集‧‧‧

從前在某座山林裡,有隻年輕的猴子憑藉著年輕與實力當上了全族的猴王,而其它的猴子,依其慣例,需要為猴王梳毛或是讓其跨騎,以表示服從。

某日,猴王愛上了一隻年輕貌美的母猴子,但是從鄰山來的一隻群外狐猴也看上這一隻母猴,於是兩隻猴子展開決鬥。互鬥的結果是猴王被這隻外來大黑猴撕咬重傷,被其篡位取代猴王位置,黯然之餘到了山腳河岸旁,而後受傷不支昏倒。

一位長年居住在山下的老人,發現了這隻受傷的猴王而將之帶回居住的草庵治療。老人知道牠原來是後山的猴王,也猜出牠是被同族放逐,但欣賞這隻猴王那股挑戰性的生命力,所以就收養了這隻失勢的猴王,且因為牠的臉充滿了赤紅色,就為其取名為「赤兵衛」。

某一天,老人又撿回了一隻白色的小狗,由於狗與猴子向來不合,一開始小白狗對這隻猴王充滿敵意,總是對其狂吠吼叫。但猴王卻是主動對其示好,還會拿食物給小白狗吃,後來就變成了好朋友,吃睡都膩在一起。老人覺得有趣,就將該隻白狗取名為「白兵衛」。

不到一年,由於狗的成長較快,「白兵衛」已經成為一隻強壯的成犬,且猴王與狗兒的感情更好,如同是手足兄弟似的,且能通情達意。

有一晚,「赤兵衛」去找「白兵衛」,牠知道實現心願的時機已經到了,便帶著牠的好朋友,一猴一狗往山裡頭走去。「赤兵衛」再次找篡其猴王位置的大黑猴決鬥。兩隻猴子相互狠狠地瞪著對方,牠們之間的殺氣,溢滿整個空間,在場的其牠猴子們,全都屏氣凝神的觀望這場決鬥。

閱讀全文 »

黃維兵陷「雙堆集」的拆字典故

摘錄自「徐蚌會戰」一書...。

黃維所指揮的第 12 兵團是當時華中剿總所屬部隊中戰鬥力最為強悍的精銳機動兵團,而其骨幹 18 軍是國府軍嫡系部隊中陳誠系統的起家部隊,因此陳誠系統也被稱之為「土木系」。土者,十一也;木者,十八也。當時黃維兵團是接近現代化軍隊標準的摩托化多兵種合成部隊,共轄 4 個軍又 1 個快速縱隊,總兵力達 12 萬人。

但在「徐蚌會戰」中,為拯救黃百韜兵團而一路孤軍冒進,最後被共軍合圍。黃維原有機會突破包圍往徐州方向與李延年兵團集結,但一方面黃維由於不知變通,瞎被國防部當時擔任作戰廳長郭汝瑰 (其實是潛伏多年的共諜)所規劃的作戰計畫盡往共軍包圍圈內死裡鑽;另一方面在被合圍初期其轄下要打頭陣突圍的 110 師,其實師長廖運周早已是共軍地下黨員,在陣前臨時倒戈,最後整個大部隊終被咬住,而後在「雙堆集」宿營並轉守防禦,但最終整個兵團完全被殲滅,黃維本人也突圍不成被俘。

話說其中有個典故是,當時黃維之所以選擇「雙堆集」作為宿營地,原因在於該地名經拆字後發現竟是 -- 「堆者」,十一佳也;「集」者,十八佳也。十一、十八,正是土木兩字,也正是陳誠系統的別稱,在這個對於土木系如此大吉大利的地方宿營,真是再妙不過了。

不過,或許是太過吉利,而應了易經上的「亢龍有悔」,吉到極致就開始露出了凶兆,於是大吉大利的「雙堆集」反而成了最終的覆滅之地。不過也有人說,黃圍拆字沒拆全,漏拆了「雙」字,把雙字也拆開,就成了「十一難」、「十八難」,因此注定在此覆滅是必然的結果。

當然啦,這也只是事後拉雜的典故佚事罷了。我是覺得,除了國府軍指揮核心有共諜在戰略上的瞎指揮外,而在戰術上,擔任將領者必須有鐵腕般的魄力,「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靈活調度是在瞬機萬變的戰場上必要的能力。

※ 延伸閱讀
 o 伐木解「困」反成「囚」

軟體思維顧問

專職軟體輔導與教育訓練的獨立顧問。輔導企業資訊單位如何有效組織系統開發與維護;輔導開發人員達成有效的專業分工。傳授如何把軟體作軟 (Keeping Software Soft)的技能,得以提昇系統的彈性/延展,並進而創造系統的再利用價值。

Pers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