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凌晨,我家的虎皮鸚鵡小雪,因為氣管發炎治療一個星期無效後今天凌晨往生了,享年三歲半。

這一年來我的三隻虎皮寶寶相繼離去。去年底也是約三歲半的妹依因夜驚受傷往生;而今年初農曆年除夕 Nico 因為鞭炮聲嚇到而飛竄走。每一次鳥寶寶的離去,都讓我難過心情沉重好幾天;牠們都是我從小養大的鳥寶寶,朝夕相處當然是建立了濃厚的感情。
小雪五個月大時

這一次覺察到小雪的異狀是上星期發現到祂消瘦很多,好像是消化不良的問題;這個星期一馬上就到板橋的邁德氏鳥醫院看診。簡醫師說可能是鞭毛蟲的關係 (但其實是微量,大部分鳥寶都會有),所以拿了一小瓶驅蟲的藥水。我想再問是否可能有其它問題,可是那天看診的人實在太多,簡醫師已經看了一整個早上 (我等了兩多多小時),所以有些不悅不太耐煩,所以也不好意思問太多。

但到了星期三早上,我注意到小雪似乎更嚴重,氣管會一直發出咳咳聲。這讓我很擔心,所以又送到台北的凡賽爾鳥醫院看。這次檢驗喉嚨化驗的結果是因為黏液太多,就好像人喉嚨內很多濃痰樣。但因為是小型的鸚鵡,醫師說情況可能不是很好,這幾天算是關鍵期。除了開給我氣管消炎的藥水外,也給了營養粉混在食用水補充體力。


這幾天我把小雪隔離在另一個鳥籠內,並放在妹妹的房間內靜養,並且悉心點滴藥水,那種咳咳聲已經好了許多,且也有正常飲食。本想說可以安心了,卻完全沒有想到,昨天半夜我一直聽到有輕微的撞擊鳥籠聲,我還特別有起來觀察,還把小雪抱回上到棲架上。結果早上起來再看,小雪卻已經瑟縮在籠子角落處,好像睡著一般卻是已經往生了。

我把小雪遺軀放在一個紙盒內,底層再包覆了幾張衛生紙。然後我開車到中和靈骨塔園區內的大榕樹下,與去年底往生的妹依葬在旁邊,然後我挿了炷香在土壤上,念下列幾句迴向語,期能小雪及早脫離苦厄,在西方極樂世界能與妹依一同當個快樂小天使。

「願此小雪,往生極樂國,圓成菩提道 」
「唵(ōng)嘛(mā)呢(nī)叭(bēi)咪(mēi)吽(hōng)」

虎皮鸚鵡小雪葬至中和靈骨塔園區內大榕樹下

虎皮鸚鵡小雪葬至中和靈骨塔園區內大榕樹下

題外話,妹依與小雪的生活夥伴,也同是一起長大的虎皮小P,在小雪生病期間,總是每天早上我一打開紗窗門就會飛進我房間探望小雪。小P真的好有情有義,今天牠沒看到小雪,就顯得神情落寞樣,看在眼裡真的好心酸。

想起三年前我要單車環島前夕,還特別把這四隻鳥寶寶送至 Queen 的鳥民宿寄宿;當時牠們那種快樂活潑樣,現在也只能透過照片追憶了。 (從左至右-妹依、小雪、Nico與小P)
從左至右-妹依、小雪、Nico與小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