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星期六)到高雄教課了一整天,晚上回來真有些累,約凌晨 12:30 睡覺去了。好像作了有兩個夢,好像都是惡夢。一般作了夢醒來後就對夢境模糊記不清了,不過昨晚其中一個夢境,倒是記得還蠻清楚的,所以就此部落格記錄下來作個紀念。

我夢到我們全家兩大兩小去參加一個算是 “活葬” 的儀式,主要的目的是體驗人往生後的那種生離死別,而後甦醒又再重生,藉以感受生命的珍貴,以及珍惜親友之間的相處。這個活動吸引了很多人報名,好像是蔚為風潮。 我不記得為什麼我們要去參加,但其實我不是很想去,甚至還有些恐懼。

不知道為什麼,我與我老婆及兩個女兒是不同時間過去的,結果我無法聯絡她們,因為電話已經無法收訊。 我很著急,想找到她們,但是那個像是殯葬的區域好大,有好多好多的館,每一間的館,都有好多人正被處理著 “活葬”。 我記得我闖到了一間進去看,有些人已經被麻醉,準備要 “躺” 三天的體驗才會醒來。 然後又看了一間最高最大的,但是別人告訴我不可能在哪裡,因為那是只有上了年紀、最德高望重的老年人們真正安詳的場所。

我越來越緊張,找不到人,我實在很害怕只有一個人孤獨地被 “活葬”。 還是找不到人,然後我好像要準備要被打麻醉了,好難過,我無法與家人們躺在一起。 喔,突然呢,我真的太緊張了,想要去尿尿,想說若是要躺三天。 而且據說,躺下去毫無知覺,你連時間過去多久都不知道,就好像只是閉個眼睛,然後一下子就睜開眼醒來了,不會有睡很久的感覺。

然後呢,尿很急怎麼辦? 我可不希望躺在棺材裡一直想小便,所以,急著想找廁所,卻又是一直找不到。 然後呢? 然後我就醒來啦,原來還真的尿很急,就趕快去廁所小個便。 還好,我真的有醒來,否則萬一尿床那不是臉都綠了? :oops: 只能說,還真的是又怪又可怕、又無俚頭、當下睡夢中又覺得好真實的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