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到信義路接近復興南路附近辦理一些事情。處理完後,想說今天沒事,也剛好「中華棋院」就在隔壁,就去下棋吧,同時也順便電話找我的好朋友鄧醫師一起過來。

中午時分,我上去時(信義路200號四樓),竟然只有老闆一個人! 好吧,先下去用個餐,過個半小時再過來,結果還是只有我一個人。呼,這與我在大專時期的印象完全不同,以前在仁愛路的「中國圍棋會」棋社時,不到中午就會有不少的人,奇怪,最近圍棋難道沒有因為周俊勳取得 LG Cup 冠軍而熱起來嗎?

說到周俊勳,其實我在讀五專時期就認識囉,還下了好幾盤棋,當時他還是個小朋友,不到 10 歲吧,好是頑皮好動,相當活潑。我是覺得小朋友蠻可愛的(活潑最重要),至於臉上有胎記這問題的,當時我們這些下棋的,根本不會去注意與在意的。周小朋友整天就是 “住(幾乎了)” 在中國圍棋會,然後他的爸爸與媽媽也是幾乎整天就在圍棋會裡。當時我算是一級強初段弱,與周小弟下棋,還可以讓他兩子耶,結果也才沒 10 來年,人家都已經是職業九段,而我也才勉強是業餘三、四段而已。唉! 圍棋這種東西,就是很奇怪,你若沒有十歲以前用心學的話,可以說終身是很難成為頂尖的國手的。

我很懷念五專時期時,那時就是完全著迷於圍棋(還有另一個,撞球啦),經常就是蹺課從忠孝東路與另一位也愛下圍棋的同班同學 “小熊” 走路到仁愛路那個巷子內的「中國圍棋會」。嗯,還有一個不小的誘因啦,那時圍棋會有一位在那邊上班的女孩,長得高晀又好美麗(當然,當時年紀是比我大啦),下棋時有時看到她走過可真是賞心悅目,在眾多幾乎是老先生的下棋世界裡,格外顯得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當時多少也有些是少男的情懷啦,哈。 :oops:

回歸正題,後來零星的來了幾位老人家,棋社老闆安排了一位大約是初、二段的老先生下棋,然後也同時也安排了一位算是初級的棋友與我那位好朋友(他從來沒有與人對奕過,就只是在網路上下棋而已)對奕。呼,自從上次我在該棋院所舉辦的升段賽取得了三段證書後,那也是兩年前的事,就再也沒有在棋盤上下過棋了,這兩年間,我都是在 IGS, LGS 等圍棋伺服器上下棋。看到棋盤,相當不習慣,因為距離眼前太近,我好像 “看不到” 整局棋的整體局勢的感覺。

總覺得沒啥棋感,我們下得蠻快,中後盤前局勢是我落後但有限,不過棋子一多的時候,好像老先生比較容易眼花,我局部幾個手筋連發,下出勝負手,總算成功擾亂他的中空,甚至還吃掉一塊棋,當然他也只好投降了。後來老闆又介紹一位中年棋友,也是三段的棋力(比先前那位強多了)。分先猜子,我猜對後拿黑棋。棋局一開盤就導致了互攻的局勢,到了中盤時,中間一小塊作轉換後被犧牲掉取得角上的實利,但白棋也就連成一片,而我還有一條黑棋大龍要跑,總感覺隨時有崩盤的危機。不過呢,對方應該是有優勢意識,後來下得比較保守搶空,並沒有強壓我的大龍,而是安全地讓我連回去,到中後盤時,也算是細棋局勢,但應該是貼不起目吧。不過奇怪的是,棋子越多,我好像比較容易發現手筋,再加上對手有些稍微無理的打入,而我又細算正確應對無誤,吃掉了打入的一小塊棋,而同時也就導致了勝盤了。

兩盤我都贏得不甚滿意,可以說我根本沒有棋感,與他們平時泡在棋社時,那種我有感覺一種強勁的野戰能力,讓我應對很辛苦。圍棋啊,除了大局的整體架構觀外,還要有局部的細算能力與瞬間發現手筋的那種棋感,缺一不可,才有可能成為高手的。

然後我的好朋友鄧醫師,因為不到九級的生手,好像下了三、四盤棋,沒想到他還有贏一盤呢。他也很開心,覺得直接與對手面對面的下棋,很愉快,不同於在網路上看不到對手。而且有泡過棋社的人也知道,有些人下棋啊,就是很喜歡哼哼歌、唱唱小調等,我第二盤那位對手啊,糗他隔壁桌下棋他的朋友,就是因為受不了他的歌聲才讓他輸棋的,呵呵。

嗯,我又買了一本「棋道雜誌」,想說瞭解一下台灣圍棋的近況。泡在棋社下棋,一天是 NT$170,然後給你一杯 500cc 的烏龍茶。有時候這樣消磨時間,還蠻愉快的。爾後左右沒事,我想應該還是會過去再下下棋的吧,嗯,我也練習一下,下棋時唱個歌,哈,這樣勝率搞不好會更高。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