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總算把「中途島之戰—難以置信的勝利」這本書看完了。實在精彩!

中途島之戰是人類有史以來(至現在仍是)最大規模的海戰,日本、美國為爭奪太平洋制海權,雙方派出所有的海軍艦隊決一死戰。也是整個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戰役最關鍵的一役。

自日本偷襲珍珠港以來,日本海軍總司令山本五十六為引誘美國在太平洋殘餘的艦隊出海以最大優勢的兵力決一死戰。山本認為,日本帝國最上上之策是不要攻佔中國、不要掠奪東南亞、不要惹火正在沈睡的巨獅—美國。無奈,當時日本軍國主義的極端思想下,這些事件都發生了。退而求其次,山本希望出奇不意,殲滅美國在太平洋海軍艦隊,以迫使美國能與日本談和。

珍珠港的偷襲,使得美國大部分海軍艦艇均被擊沈。但陰錯陽差,美軍仍有三艘航空母艦因出巡任務而免遭於難。

中途島之戰即是山本所設下的「局」,引誘美軍當中途島被攻擊而不得不派出弱勢的海軍艦隊救援時(中途島離近珍珠港,是非常重要的戰略地理位置),山本派出所有極大優勢的艦隊,做一次全面的決戰,以一舉殲滅美國海軍艦隊。

山本是一個放膽賭徒,他知道此役不是通殺就是通賠。而趁目前籌碼還不錯的情況下,他選擇了這場豪賭。也知道,這是決定大日本帝國最關鍵的一役。

但,日本卻不知其無線電密碼早已被美國海軍情報局破解,早已知道山本的主要目標在中途島,也知道是那個時間準備發起攻擊,甚至,也知道,日本將派遣南雲中將(偷襲珍珠港的主將)率領,由四艘航空母艦所組成的第一打擊部隊擔任前鋒部隊。

美國海軍總司令尼米茲上將也決定不是被動出擊,而是選擇相信這個情報,先派出海軍特遣艦隊在中途島附近待伏以先制打擊日本艦隊。

這是一次史無前例的海上大決戰。日本這支艦隊共達一百九十艘艦艇;而美軍僅有四十餘艘艦艇。

論海軍實力:
日本有九艘主力艦(包括象徵大日本的大和號);美國一艘也沒有。
日本有二十三艘巡洋艦;美國只有八艘。
日本有八艘航空母艦;而美國只有三艘,其中的一艘還是受傷的(約克鎮號)。

論空軍實力:
日本擁有的零式飛機可說是當時最佳的戰鬥機種;而美國的戰鬥機論速度、爬升、武器等性能都遠遜於零式戰鬥機。
美國的俯衝轟炸機有些還不能俯衝,他們的魚雷既慢,又不可靠。魚雷轟炸機甚至更糟。
又以飛行員來相較,美國的海軍飛行員,沒有一個作過戰,陸軍飛行員也是;而日本的飛行員卻是此行中的菁英,能征慣戰,所向無敵。

這根本是一場極不對稱的會戰。當然,美軍唯一具有的優勢是,掌握敵人的主要行蹤。

如此這麼大規模的海軍會戰,竟然最關鍵的決定戰,只花了:六分鐘!!

當南雲派出第一批飛機大隊轟炸中途島並順利回航中,美軍已派出五個批次的魚雷轟炸隊來攻擊南雲的主力艦隊。

而每一次,美國的魚雷轟炸隊幾乎是全滅!均毀於護航航空母艦的零式戰鬥機手下。

只是,日本的海軍人員也非常的驚訝,美軍竟然在沒有戰鬥機的護航下,裝備又如此的簡陋,飛行員的經驗與素質又差的情況下,仍能前仆後繼的過來 “送死"。與他們所認知的,以為美軍一聞如此強大的日本海軍實力,必定早已逃之夭夭了。沒想到,美軍空軍戰鬥人員的 “勇氣",與日本的武士道精神是一樣的。

我覺得最離譜的是,歷經了五次美軍飛機轟炸隊的攻擊,南雲中將仍未警覺美軍艦隊早已在旁虎視眈眈。因為前五波的攻勢,使得從中途島歸來的飛機盤旋了四個多小時後才返回航空母艦上,並馬上裝載炸彈準備第二波的中途島攻勢。
但當日軍第四號偵察機因延故半小時起飛後搜尋才發現到美國海軍艦隊。南雲中將竟然猶豫起來,該改換成魚雷炸彈轟炸美國艦隊,還是繼續執行中途島的第二次攻擊。

我覺得,當主將一旦決斷力不足時,勝利的天平就開始轉向對方了。猶豫了最關鍵的幾十分鐘,南雲中將總算決定命令所有轟炸機全部改裝為魚雷炸彈,準備攻擊美國艦隊。

而南雲中將的部屬,擔任飛龍號航空母艦艦長的山口少將認為,準備好的飛機就該馬上出擊,不能等待,制敵該機先啊。但南雲確認為應該等所有的飛機改裝完畢,並由零式戰鬥機的護航才出擊,如此才是最穩當的。

就在日軍的飛機仍在航艦上集結整裝待發的當下,第六批的美軍魚雷轟炸中隊飛過來了。這次,日本零式戰鬥機也因為返回航艦加油,空中的防護兵力最為薄弱時,幾乎是被這些魚雷及俯衝轟炸機任之宰割。

才六分鐘的時間,竟然日本最強大的航空母艦:赤城、倉龍與加賀號,全被擊毀了。而且,接著美軍的第七批轟炸中隊又飛過來了,把尚未擊沈,以及護航的船艦轟炸得慘不忍睹,三艘航空母艦至此確定完全被擊沈了!
日本的魚雷、俯衝轟炸機,根本來不及起飛,全被炸毀在航艦的甲板上,共約 100 餘架!

竟然,日本到現在為止連一次對美軍艦隊的攻擊都還沒開始,而美軍這邊卻一直持續的共派出七個批次的中隊,雖然前五次的損失極其慘重,但卻也是造就了後續攻擊中隊的成功。

最後,日本的第一打擊部隊僅剩一艘航空母艦—飛龍號,勉強拼湊出一個轟炸隊馬上進行報復。
日軍飛行員的素質的確是高出美軍飛行員很多,第一次的出擊,就將美軍的航空母艦—約克鎮號幾乎擊沈。
這令日本海軍人員為之一振!以為現在是重新洗牌,雙方是以一比一的航空母艦對決。而事實上,美軍艦隊仍有兩艘完好無缺的航空母艦—企業號與大黃蜂號!

飛龍號的飛行員一返航馬上進行第二波攻擊。而這時美軍也又派出好幾十架的魚雷轟炸機來進行對日本第四艘航空母艦的攻擊。
日本僅餘十來架轟炸機又沒有戰鬥機的護航,憑著堅強的意志找到了他們以為的第二架航空母艦,進行了最後的死鬥,這些飛機有許多是無法飛回去的,因為油料的不足。但終於把這艘航空母艦給擊沈了。卻沒想到,這艘仍是前一波被攻擊的約克鎮號。

而當美軍魚雷轟炸隊找到了第四個攻擊目標—飛龍號時,很順利地將之擊沈。

總計,美軍共發起八波攻勢,有三波奏效;而日軍總共只發起了三波攻勢,一波對中途島的空襲,另兩波對美軍航空母艦。

就這樣,制敵機先乃為致勝之道。

日本海軍輕忽情報、局勢的判斷,又由於主將的猶豫,終於導致此次會戰的大慘敗。而山本的主力艦隊也由於該挫折無法圍剿美國的海軍艦隊,而後收兵返回。自此,日本再也無能為力對美國做任何主動的攻擊了。

最後,引用二次大戰美國的參謀總長,馬歇爾上將對該次戰役的評論說:
「這是一次間不容髮的險勝,也是一次最重大的勝利。」

而「中途島之戰—難以置信的勝利」的作者勞德說:
「人類精神中的某些事物—技巧、信心和勇氣的神奇配合,可以起必敗而獲得難以置信的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