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拿出這本「股票作手回憶錄」從頭細讀,品味思考 Livermore 所說的智慧雋語。這一本書我真的是愛不釋手,可說是我這二年來所閱讀的書籍中,最有感覺,也能像如金庸小說一般,一讀再讀。

在第五章中,Livermore 提到他第二次重返證券交易市場後,他已經對市場的看法經常是百分之百正確—指的是判斷大勢和市場走勢。但是,雖然判斷市場「正確」時,卻沒有讓他賺很多錢,為什麼?

Livermore 發現到,從局部勝利和失敗當中,有一樣多的東西可以學習:在應該賺 2 萬美元的時候,卻只賺了2,000美元,這就是保守主義給他的報答。當 Livermore 發現自己所賺的比率多小的時候,也逐漸發現別的事情,就是傻瓜根據他們的經驗多少,也有不同的等級。

新手一無所知,每一個人,包括他自己,都知道這一點。但是下一級或是第二級的人認為他知道很多,而且讓別人也覺得他確實是這樣。他是有經驗的傻瓜,他做過研究—不是研究市場本身,而是研究更高級傻瓜所說的一些市場評論。第二級傻瓜知道如何避免像完全新手所犯的某些錯誤,避免虧錢。就是這種半桶水,而不是百分之百的學徒,才是證券經紀商真正全年無休的衣食父母。平均起來,這種人可以熬三年半,相形之下,通常第一次攻擊華爾街的人只能熬一陣子,從三週到30週。經常引述著名的交易格言以及各種遊戲規則的人,當然是指半桶水這種人,老手能言善道的嘴巴裡說出來的所有禁忌,他都一清二楚 — 只是不知道主要的一條禁忌,就是不要當傻瓜!

看到這一段描述,原來,目前我在投機領域裡,算是屬於:第二級傻瓜。 XX(

延伸閱讀:
ˇ好書分享—「股票作手回憶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