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都是我在做早餐,是偏向美式早餐的作法,所以也就會早一點叫小朋友們起床盥洗用餐等。前天早上呢, 小朋友吃完早餐,坐在客廳看電視,不知不覺快到了校車來的時間,所以趕忙地拿著書包、穿好鞋子要去等車。最近校車總是提早有 10 分鐘來,我帶著小朋友到巷口時,校車剛好來臨。呼,一大早(5:30 就要起床了)忙東忙西,我都快變 家庭煮夫 了,想說等會要去小瞇補眠一下。 結果我們家 Annie 竟然打電話回來給媽媽說,她穿錯鞋子啦,今天是體育課,她竟然穿著... 布希鞋,挖哩勒,穿錯起碼也要穿皮鞋吧,還穿成布希休閒鞋呢。她要我趕快送布鞋到學校去。吼,從我們家中和到永和的「育才國小」,不到 15 分鐘的路程,早上喔,任何大路小路都塞,開了 40 分鐘才送到學校,Annie 趕緊拉著我到教室走廊旁的角落處,不要被同學看到,去換鞋,然後好像如釋重負般地蹦蹦跳跳回去教室了。

等放學回來就問 Annie 啦,穿了布希鞋坐了校車都還不知道啊!! Annie 的回答很妙:「校車人太多看不到自己的鞋子。」我們家那隻 Annie 喔,總是糊里糊塗,真的好單純,思緒不像她姊姊蓁妮那麼地複雜,永遠都是單一線條,套句電腦術語,蓁妮是 “Multi-Thread (多執行緒)”,而彩潔則只有 “Single-Threade” 啦。 Annie 常聽到我們(含蓁妮)說作夢的諸多情景,包括做了惡夢等等,她說她從不知道什麼叫做作夢,因為只要她一睡下去,醒來就是白天了,從不會睡不著還是有那種寤寐似醒非醒、似睡非睡的狀態,就是睡得很沈的。這真的是要心思單純、晚上不會胡思亂想的人才能做到,睡得好就是福呢。

已經是小四了,不過 Annie 的糊塗事還真不少,但總是能逗得讓我們很好笑而不會厭煩或生氣。舉個例,昨天放學後,她待在姥姥家(就在我們家同一條巷子)打家裡電話給媽媽,說她想回家了。然後,她問了說,媽媽妳現在在哪裡? 有沒有在家裡? 如果有,請幫她開門,哈,如果媽媽不在家的話,怎麼接電話啊? :))

因為看到有那麼聰明優秀的姊姊蓁妮,她總是認為她很笨,昨天早上我帶她們去上學時,Annie 在樓梯還說,我可能有 “小孩癡呆症” ,所以才常常忘記事情。哈,這名詞還是我第一次聽到,實在新鮮。我當然跟她說,心思單純不是代表笨耶,否則啊,她最迷那個 黑澀會妹妹,怎麼有可能每一個妹妹叫什麼名字、年紀幾歲、什麼興趣等都能一清二楚。而且喔,她可是她們的每一首歌,還有那個什麼 十八禁不禁 的電視主題曲,唱得有夠順溜,還會 RAP 呢,完全不會停頓,一氣呵成。聽過我們家 Annie 聲音的人就知道了,她就是那個好柔、好柔,聽起來就是好舒服的嗓音,甚至學校班級還要找她加入合唱團呢(只可惜她真的生性害羞)。